潮爆源

你好呀我源流

♦️用心开车,用脚写文♦️

产亚唐的都是我亲哥
亚唐/喻王/雷安/米英/启副/恺帕
🌟严重cp洁癖🌟
王杰希黑柯克兰黑请不要fo我
我庄严发誓我不干好事

[查九/亚唐]少年游2

0.3




我是命中注定的天煞孤星。


奶奶是华侨,在她那个年代的中/国人都很信算命。记得小时候她还跟我和殷灵讲故事,说她旅行中遇到一个哥/伦/比/亚的炼金术士,对中/国本土的道教很感兴趣,正试图以八卦阵推理出下一任美/国总统。


虽然这只是一个荒诞的不经之谈,却使我和殷灵有一段时间对算命非常着迷,过年时唐人街上正好有很多小摊小贩,我们就吵着要去算命。


道士说殷灵十几岁时会做错些事,只要迷途知返,一切都可挽救。过了这个坎,前途就是一片敞亮,能嫁个好郎君,美满一辈子。



轮到我的时候,他迟迟不肯开口,奶奶催促他,他却自顾自开始收拾摊子,怎么问都不说话。临走前,他意味深长的盯了我一会,才缓缓开口:



“天煞孤星。”



于是我第一次在奶奶面前说了脏话:“Fuck off.我可去你妈的。”



殷灵也知这不是什么好话,狠狠往道士身上啐了一口,他慌忙跑开。



我承认,那时我还小,他嘴皮子一开一合,说的那些话真的刺激到了我。自此奶奶再也不许所有算命的道士道姑出现在唐人街,把藏书阁里但凡有关此类的书全都集中在一起,落了无数重锁。但她越是不让我就越是好奇,更不服气这个结果,旅行的过程中也没少往这样的地方跑。



但是答案无一例外。中/国的说我“命格不好”,外国的说我“死神诅咒”,反正一个比一个难听。说完后又匆匆收拾东西离去,好像和我呼吸同一空间的空气都嫌污浊。



长大一点点后,受温莎这个唯物主义者的影响,我是不信命的。但那些对我好的人相继离世,就逐渐信了这个邪。



我甚至不敢再交朋友。自洛基离开,羽之队只剩下我后,我只身跋涉山川湖海,再不愿成为累赘。至于DoDo 冒险队,一开始的目的,也不过为了完成我奶奶的遗愿而已。



什么是命中注定?



我会孤身一人,默默走过千山万水,直到看倦所有风景也不会停。我会被孤独侵染一生,身边如同荒原般寂静,难以忍受时只能说话给自己听。我会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,明月夜下短松冈,埋葬一段少年曾飞扬的过往。



这便是命中注定。


——休言万事转头空,未转头时若梦。






0.4






可我又是洒脱的。


我在纽约肯尼迪机场候机,准备离开这里。我也无所谓去哪里,这一次使我着迷的不再是哪个目的地,而是“离开”这个词,它的本身意义。


“Artie,抱歉。我有事先走了,告诉小鬼们我一切都好。”


我给亚瑟发短信。身为一个惯会插科打诨的人,我几乎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,但我想这一次的告别还是郑重一点比较好。毕竟这样的离别,永远不会有下一次了。


几乎是立刻,他的短信就跟了过来:“你去哪?我陪你。”


不能再多说了。


我在心里告诫自己。


我掀开手机后盖,将手机卡抽出,手指微微用力将其掰短。


广播中响起了登机提示。在我的周围,情人旁若无人地拥吻,妈妈叮嘱儿子“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”,孩子一脸兴奋地拉扯着低头关手机的大人飞机上走。


人间悲喜剧。真他妈无聊。


我呸一口把口香糖吐到垃圾桶,翻了个白眼大摇大摆地上了飞机。这离别的场景看得我肉麻的不得了,又贼他妈眼红。


我即将逃离这里,以最狼狈的姿态,去向一个不可知的远方。我必须洒脱,才不会被人记挂,才不会打破他们的平静生活。你看我成天到晚奔来忙去,不是潇洒,而是因为找不到家。


自古送别,或桃花潭水,或浊酒一杯,或执手相看。以前觉得浪漫,直到现在我真的走了,才发现,我是不适合送别的。因为分离的结局无法更改,我却不舍得看他们难过。


怕他们难过。


更怕他们忘记我。








——
哥伦比亚炼金术师…《百年孤独》的情怀。

评论(7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