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爆源

你好呀我源流

♦️用心开车,用脚写文♦️

产亚唐的都是我亲哥
亚唐/喻王/雷安/米英/启副/恺帕
🌟严重cp洁癖🌟
王杰希黑柯克兰黑请不要fo我
我庄严发誓我不干好事

[查九/亚唐]少年游4




0.8





世事的无常总是逼得我想来一发素质八连。



从出生到现在,经历过多少场别离,我自己也数不清。每一次都像是一场洗礼,以眼泪润渥干涸的心灵,生命之树越长越高,好像一次次的重生。



我真真切切理解到,“分离”这个词无论经历多少次,都是无法习惯的。不仅不会习惯,还会加速毁灭,在积压的离愁别绪中置于死地,无以后生。



如今,终于迎来最后一场别离了。



只要我一天不死,“天煞孤星”的诅咒就一天不散。



我想,上帝创世纪,大概与古代中国匠人烧制瓷器并无二致。先是烧制出一个漂亮而平滑的胚子,却嫌它单调,不足以装饰收藏柜,于是三五笔在其上勾出Adam和Eva,慷慨予以极致美丽的仙境——伊甸,善恶树亭亭如盖矗立其间。从此风雨、岁月、悲喜,交织上演。



我沿着这条路慢慢的走,不知身处哪座城市,也不知路通向何方。坚实的路面踩上去叫人心安,驱散了飞机旅途与低落心情带来的麻木感。像是把风筝拽回地面的细线,把我拽回来。



走了很久,身旁也经过了不少过路人。相携着一蹦一跳去看电影的小姐妹,边蹬自行车边给儿子讲故事的父亲,笑容甜的腻人的情侣。



人间感情大抵那么三种,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轮番轰炸。每个人都是一个圆心,它们重重叠叠,向外扩展出无数同心圆。



我曾经拥有它们,然后一一失去。



我将死去,我的同心圆也将分崩离析。



我是没机会再去拥有什么了,所以我希望刚刚经过的这些人,他们能永远在一起。



我从口袋里翻出手机看时间。SIM卡被我在机场掰断了,所以没有及时更新时区,显示的还是纽约时间:2:29。但是这里已经入夜,前方有桥,挂了霓虹灯束,桥下粼粼波纹上滚动着色彩。



没来由的,我又感觉到一阵孤独。



孤独的时候连良辰美景都是残忍的,因为不知与何人说。整幅景色,只有我像狗一样看着,所以在我眼里,这片流光溢彩是苍白的,从此白昼夜场、骤雪骄阳、冬雨夏霁,再无缘欣赏。



如果从前那个我,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一定会不屑的哼出一声:Such a fucking idiot.








我是少年T。



我也曾设想过自己会怎么死——或是和父母一样,死于大好河山,涉遍山水后,葬于高岗;或是如希燕的愿望,以墓碑的十字架为中心,延伸出极尽绚烂的秘密花园;或是哪次逞英雄玩脱了,以我一命抵万千生灵,才叫装逼的巅峰。



但我并非完全褪去了少年锐气。



比如,我不愿缠绵于病榻,在素白逼仄的病房苟且多活,像乞丐一样,请求上帝多几日的施舍。



悄然离去也没什么不好的,孤独是孤独了点,至少,我是潇洒的。



好在我活在世上八千日,没有一天是多余的。医生说我活不过12岁,我偏要打他的脸。



死亡能割断的,仅仅是我的生命而已。这片神奇的土地,每天都有奇迹上演,我的灵魂将在此扎根,活成奇迹,从此春华秋实,生生不息。



若肉体死了,只是座坟墓而已。



若灵魂死了,才是真正无法挽回的境地。



只要我心不死,就还有明日。






0.9




我看这人间的戏一幕接一幕,演的是聚散合分无个定数;诉不尽的相思愁,织不完的尺素。虽是金风玉露,怎奈别恨无重数。



我看这人间的戏一幕接一幕,演的是知交零落生也若浮;拆不开的故人情,扑不灭的离苦。饮尽一杯酃醁,独向杳杳阳关路。



我看过的人间戏只一幕,演的是白发委地流光不住;挽不回的少年游,望不见的归路。岁月如驹不驻,抬眼间倏忽已暮。



也想不诉离殇,却无人陪我醉笑一场。



是谁说:少年心事当拿云。



过了这个年岁,就羡慕起从前那目空一切的心气的。可不是每个年龄段都有这般轻狂,似高蹈澡雪,襟抱比Alps山还要高,兴味索然地盈满生活的空匣。



“黄鹤断矶头,故人曾到否?旧江山浑是新愁。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”



是了。回不去的少年游。






1.0




夜风渐起,寒意凄紧。我俯身在桥栏上,桥下波纹的五光十色中,多了一抹阴影,是我把灯光遮住了。风中有水草的味道,是青涩的,并不好闻。明月不谙离恨苦,与灯火交织如霰,在水面上漂浮。



其实也没什么好留恋的。



我听说在某个海滩,有个电话亭。把你心里想要说的话,在听见风和海鸟鸣叫之时对着电话说出来,思念的那个在天堂的人就会听到。本来觉得,我要打很多电话的,要多带点硬币。现在好啦,不用花钱了,我就要见到他们了。



也不知道要穿什么衣服去死。穿小学制服,父母认得我,羽之队的大家又认不出;要是穿那个魔法师似的袍子,羽之队认得我,父母又不认得。



他们这么好的人,大概都上了天堂。我自认没干过什么坏事,但性格差劲,天堂无望,估计能进炼狱。希望上帝看在我长的那么好看的份上,开个后门放我去天堂,和他们团聚。



这一天终于来了。不会再有人为我担心,不会再有眉头因我蹙起。而我也将于故人相会,我们戴过草戒的,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。



亚瑟在这里该多好啊。



我会认真的看着他,记住他的样子,记住他每一根发丝的走向,好让我下辈子找到他。



然后和他道别。



拥抱,挥手,说“我爱你”。



愿我疾病萦身之时,仍能忆起,与意中人初见时,笑容若初阳。



愿我得以朝向远方走的潇洒自如,就算再无退路。



这是最后一次别离。



我起身,从桥上一跃而下。




END.

评论(11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