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爆源

你好呀我源流

♦️用心开车,用脚写文♦️

产亚唐的都是我亲哥
亚唐/喻王/雷安/米英/启副/恺帕
🌟严重cp洁癖🌟
王杰希黑柯克兰黑请不要fo我
我庄严发誓我不干好事

[查九/亚唐]破晓01

《破晓》0.1


「大雨浇灭了所有的星光,我在永夜的极点看不到任何的希望。你所说的曙光,究竟是什么意思?」





唐晓翼醒来时,天正黄昏。

他挣扎了几下才把双眼睁开,睫毛止不住颤抖。眼前模糊一片,只能勉强辨认视野内物体的形状与色彩。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已经经过简单处理,但痛楚依旧深入骨髓。脑内也似乎有打桩机在喧闹不停,随着每一次疼痛的顶峰,耳中响起潮水般的轰鸣。

他听到有人在大声宣布:“唐少校醒了!”

那声音似乎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。他试图动动手指,没有知觉。如若不是那人说他醒了,他还以为自己死了,是灵魂在替他看世界。

这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战争。战争已经持续了数年,若是算上此前剑拔弩张的时间,还要再加上几年。硝烟覆盖了太阳的光辉,在唐晓翼的眼里,这个世界暗无天日,人人生下来,为了奔赴沙场,战死以殉国。

唐晓翼记得自己是怎样倒下的。路面冻住了,眼泪冻住了,连伤口中汨汨流出的鲜血也冻住了。硝烟也是凝固不动,一切都停驻了。背上的人了无声息。没有食物。没有水。没有希望。身体的伤痛和心中的崩溃并行,他再也支撑不住。

首先是双膝。即便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,呼喊着“不要放弃”,他还是跪倒在雪窝里。随后他侧身倒下,双眼渐渐闭合,唯独没戴手套的右手,还和他的手紧紧相握。

亚瑟……。

亚瑟·冯·蒙哥马利和唐晓翼是恋人。两人从前同是剑桥大学应用密码系的同学,后来参军又分配在一个军区,隶属于情报部门。恋人关系几乎是在战争伊始就存在了,是以唐晓翼从前有种错觉,他们的爱情会像这场战争一样,永不休止。

这是一种甜蜜又悲伤的错觉。但是今天开始,只剩下了悲伤。

唐晓翼看看右手上的戒指,素圈指环颜色暗淡。他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头晕目眩。

“亚瑟呢?”唐晓翼开口问道,声音犹如砂石般粗砺,从干涸的咽喉中艰难挤出。

方才还在庆幸唐晓翼死里逃生的几人听见这个问题,都一瞬间面面相觑、缄口不语。

“好了。我明白了。”唐晓翼轻声回答这阵沉默。

他早就知道的。最后一眼看见亚瑟时,他的眼神是涣散而无光的。这大概是亚瑟第一次这么看他。他海蓝色双眸迸射出的神采,从来都是充满了温柔与宠溺。

那一息比一息微弱的喘息,那一阵比一阵冰冷的体温,不用回忆都记的清清楚楚。如同挥之不去的梦魇,将他萦绕,提醒他——

永失吾爱。

唐晓翼从行军床上坐起,周围的人连忙搀扶,被他轻轻推开。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扯的生疼,眼前因为疼痛阵阵发黑。

“请先出去。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他沙哑地开口。

待人都退去之后,他把没挂吊针都手插进发中,双腿蜷起,抑制不住的颤抖。连周身的剧痛,都湮灭于心灵的巨大冲击中。


那些画面犹尚清晰,一经回忆,就是一场令人毁灭的浩劫。

「别怕。我陪你回去。」

这是他背亚瑟回去时,亚瑟说的一句话。当他说出这句话,正值唐晓翼怕得要死的时候。

怕亚瑟会死。怕战争永无休止。怕自己也会倒下。

茫茫雪原,萧萧北风,寒意砭人肌骨。呵气化雾,滴水成冰。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们两人,他背着他,从天光乍破来,走向暮雪白头。

在他的脊背和亚瑟的胸膛相接的地方,一片温热的触感。那时亚瑟伤口的血液,渗透了重重布料,抵达他的肌肤。他们体温相接。

「你不要死。」他对亚瑟说。

却没有等到回答。

「你不要死。我会害怕。」他说,声音在二月荒原中消失殆尽。


TBC

没错又是我。
大概是来自《达芬奇密码》的情怀?很多年前看了后就对密码这种设定念念不忘。后来看了查九,加上查资料,也学了一些密码的知识。辣眼抱歉qwwq
qq1151791350求您扩我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30)